联合国总结全球科研七大特征 中国挑战美国欧洲日本

(自新华网,杨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几天前公布了《2005年科学报告》,引起了全球科技界的广泛关注。这一报告分析了全球科研活动的分布及问题,从中可以发现七个值得注意的方面:

 

特征: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科研力量增强

 

报告认为,最显著的科研发展趋势将出现在亚洲。这个地区的研发开支占世界总研发开支的比例已从1997年的27.9%增长到2002年的31.5%,名列世界第二。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这个趋势。

 

中国研发人力资源在绝对数值的比较上,居于世界前列。与1999年相比,2002年的中国研发开支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明显增加。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高级制造技术、航空和航天技术均属中国优先发展的领域。

 

特征二:全球三成多研发在北美

 

报告指出,北美仍然是世界上科研最活跃的地区,全球1/3以上的研发活动集中在这一地区。2002年,在全球8300亿美元的研发总开支中,北美约占37%,但比1997年下降了1.2%。

 

特征三:欧洲科研喜忧参半

 

报告还表明,与美国私营机构相比,其欧洲同行的科研水平相对较弱,这是欧洲科研力量落后于美国的主要原因之一。2001年,欧盟研发资金中有56%来自工业部门,而美国和日本的这一比例均超过60%。此外,与美国相比,欧盟的研究机构数量较多,容易出现研究项目重复,资源浪费。

 

虽然存在上述缺点,但报告认为,欧洲2002年的研发总开支占全球总开支的27.3%,位居世界第三。因此,在科技创新能力排名中,欧洲国家仍处于领先地位。

 

特征四:国际合作不应只是“技术转让”

 

报告强调了在国际科技合作中重视国家长期发展的重要性。报告说,非洲科技市场主要由国际捐助、援助和跨国公司主导,他们对非洲科研的激励作用收效甚微,这是因为该方式没有提供配套的科技系统,无法促进与科研相关的职业发展。在中东和拉美地区也有类似情况。因此报告指出,国际科技合作不仅应该带来技术转让,也应该带来能力建设

 

特征五:努力建设知识型社会

 

报告说,1900年,半顷地和一年的劳动才能养活一个人;如今,在同样的半顷地上只要付出一天半的劳动就能养活十个人。这其中的差别就在于科学知识的发展。运用新科学知识,人类开发出了更好的化肥、机器等,培育出了良种作物,科学知识在人类活动的所有领域都得到了应用。若想将科学知识带来的增加值转变成更多的资本,就需要努力建设知识型社会,即有科学知识的社会。

 

特征六:国内长足发展才能留住人才

 

报告指出,许多国家都受到人才外流的影响。在软件开发、空间、生物技术等研究上成绩显著的印度,有许多高素质毕业生被吸引到国外,尤其是美国。这表明发达的大学系统不足以克服人才外流问题,只有国内的长足发展才能吸引研究人员留在祖国,或者回国效力。

 

特征七:企业科研不能代替国家基础科研

 

报告认为,私营企业在科研开发方面起重要促进作用,但私企的投资必然面向中短期应用研发,以期尽快收回投资。所以,世界各国的基础研究都需要依赖长期公共投资。另外,保持国家科学机构的协调运作,有力的国家政策至关重要。

(自新华网,杨骏)

 

相关内容:中国挑战美国、欧洲和日本在科学研究领域的主导地位

(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新闻稿, 编号2006-03)

 

2006118下午450分 最近出版的教科文组织《2005年科学报告》*显示,以中国为首的少数几个新兴亚洲经济体的快速增长,正在挑战北美、欧洲和日本在研发领域的领袖地位。这篇由独立专家国际小组撰写的报告,根据丰富的定量及定性资料对世界各地的科学技术发展进行了分析。

 

报告指出:最显著的趋势将会出现在亚洲,这个地区的研发开支占世界总研发开支的比例从 1997 年的 27.9% 增长到 2002 年的 31.5% 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这个趋势, 2002 年,中国和日本的科研人员数目分别为 81 万和 64.65 万,中国科研人员数目已经超过了日本。

 

中国的研发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 1999 年的 0.83% 攀升到 2002 年的 1.23% 。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先进制造技术、空间与空航技术均在中国攻坚的优先发展领域之列。 2002 年,中国将科研总开支的 75.1% 用于实验性开发, 19.2% 用于应用性研究,只有 5.73% 用于基础研究。

 

目前世界上三分之一以上的研发活动依然在北美地区,不过这个份额正在削减: 2002 年,在世界 8300 亿美元的研发总开支中,北美占 37.0% ,而北美在 1997 年的份额是 38.2% 。报告表明,欧洲的份额在 1997 年和 2002 年分别为 28.8% 27.3% ”,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大洋洲、非洲的份额则分别是 2.6% (低于 1997 年的 3.1% , 1.1% (保持稳定)和 0.6% (保持稳定),只占很小的一部分

 

在报告的前言中,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欢迎新的力量加入全球科学界。他注意到亚洲新兴工业国家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他也告诫道:数亿的亚洲儿童依然生活在贫困中,很多人缺乏营养、安全的引用水、卫生设施和住房等基本生活保障,而这些人尚未享受到研发所带来的惠益。

 

报告的综合介绍部分重点阐述了影响世界科学技术的全球趋势。趋势之一就是少数新兴国家已经具备了在科研上崭露头角的能力,其中包括土耳其、亚洲新兴工业化国家和一些中欧及东欧国家。

 

报告认为,科学技术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推动力,并由此指出:“ 1900 年,半顷地和一年的劳动才能养活一个人;如今,同样的半顷地只要一天半的劳动就可以养活十个人。这其中的差别就在于科学知识,是科学知识开发出了更好的化肥、机器、种子、作物品种以及作物轮作方法等。科学知识在人类活动的所有领域都得到了应用,要将科学知识的增加值变成资本,就意味着需要努力建设知识型社会,即有科学知识的社会。

 

全球化通过增加国际合作带来了新的机遇。这不仅帮助各国赶上前进的步伐,同时也成为科学实践中不可或缺的因素。但全球化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更加激烈的竞争。报告还列举了与新的研究领域相关的各种挑战,比如围绕基因专利问题的争议。

 

报告指出,许多国家都受到人才外流的影响。即便是在软件开发、空间、生物技术和医药研究上成绩卓著的印度,也有许多高素质的毕业生被吸引到国外,尤其是美国。这表明发达的大学系统不足以克服人才外流问题。报告指出,只有国内的长足发展才能吸引研究人员回到祖国。

 

报告按区域划分为若干章节,并在各区域选择了一些国家进行简要阐述。此外,报告还用三章的篇幅深入分析了美国、俄罗斯联邦和日本的情况。

 

通过考察国家、区域和国际层面的趋势,报告明确了发挥作用的各种因素以及重点关注领域。从中可以看出一些具有普遍性的因素。问题之一是私营部门在维护研发方面起到的重要作用。但报告也告诫说,这部分投资必然面向中短期应用研发,以期快速收回投资。所以,世界各国的基础研究都需要依赖长期公共投资;要维护协调的国家科学部门,有力的国家政策至关重要。

 

报告强调了国家远景的重要性。比如,非洲科技市场主要由国际捐助者、援助方案和跨国公司主导。他们给非洲科研工作者提供的激励措施的成果甚微,因为没有可以提供职业发展的国家配套科学技术系统。在阿拉伯地区,科技投入同样主要来自土耳其的大型外资企业,这种途径带来的科技没能扎根于本土。即便是科学技术部门比较发达的拉丁美洲,报告也提出了警告,国际合作不仅应该带来技术转让,也应该带来能力建设。

 

涉足科学研究工作的欧洲私营部门相对较弱,这是欧洲落后于美国的原因之一。报告指出, 2001 年欧盟研发资金中只有 56% 来自工业部门,而美国和日本的这一比例则分别是 66% 69% 2000 年)。此外报告还提到,与美国相比,欧盟的研究机构数量多,从而造成研究项目重复,这也是阻碍欧洲发展的一个障碍。

 

虽然存在上述缺点,但是在科学技术创新国家排名中,欧洲国家还是处于领先地位。瑞典名列第一,其次是日本和美国,后面依次是芬兰、瑞士、英国和丹麦。德国、荷兰和法国在创新方面的步伐正在放缓,而罗马尼亚、葡萄牙和土耳其正在不断缩小与领先者之间的差距。

 

教科文组织《 2005 年科学报告》是系列报告中的第四份,此前一份报告是教科文组织在世界科学会议(布达佩斯, 1999 年)前夕发表的《 1998 年科学报告》。

 

该报告备有印刷件备索。 可在线阅读该报告(英文)。

* 教科文组织《 2005 年科学报告》由教科文组织出版社销售:

www.unesco.org/publishing (英文)

 

(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新闻稿, 编号20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