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杂志回顾2006年度十大科学事件

(转自《科学时报》,王丹红)

 

每到岁末,英国《自然》杂志的编辑们总会静下心来回顾过去、展望未来。12月底,他们评选出了2006年度的十大科学事件,包括全球气候变暖问题、步入危险境地的药物试验、冥王星的归属问题以及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拒绝菲尔茨奖等。

 

冥王星还是一颗行星吗?

现代天文观察正在改变着我们对行星系统的认识,天体的命名反映了这些最新的知识。行星一词源自绘画《漫游者》,表明它们是天空中移动的光点。在传统的教科书中,冥王星是太阳的九大行星之一。但是,2006年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行的国际天文学联合会(IAU)会议上,研究人员决定将围绕太阳运动的天体定义为三类:行星、矮行星和太阳系小天体,冥王星和其他几个行星竞争者被定义为矮行星

 

但是,冥王星毕竟曾经拥有行星这一称号长达70多年,如今成为矮行星后,太阳系只有八大行星,天文学家和天文爱好者们会接受这种定义上的变化吗?《自然》杂志认为,对这个问题的争论还将持续到2009年举行的IAU会议。

 

药物试验步入险境

2006年最糟糕的一件事是本年度进行的一项药物试验导致了灾难性结果:在第一期试验阶段,一项控制免疫系统的实验性药物给许多参加试验的志愿者造成了严重损伤和永久性伤害。这项药物试验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证人指出,受试者感觉他们的头好像要爆炸了。这一事件提出了新问题:药物试验该如何进行?事件的影响至今还能感觉到。

 

灾难袭击印尼

尽管已经从2004年的海啸中复苏,但印尼在2006年遭受了更多自然灾难的袭击。印尼爪哇的默拉皮火山时刻有喷发的可能,随后几天出现的地震更导致情况加剧。尽管火山最终沉默了,然而地震仍然夺去了5000多人的生命。7月间的一场地震导致海啸,虽然已经发出预警,但至少有5个人丧生。当一家石油公司在爪哇的地下钻孔时,一场神秘的泥石流袭击了爪哇东部地区,给当地的居民和环境造成严重破坏,但石油钻探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地球学家说,也许它们永远不会停止。

 

 

 让人混淆不清的甲烷研究

也许有关温室气体甲烷的研究是2006年最让人混淆的研究之一。最初的研究指出,除了水稻和沼泽地以外,森林也会产生比以前认为的更多的甲烷气体,但科学家们还没有找到这个奇怪结论的机理,因此许多人不相信这个结论;其他对甲烷气体的研究带来的却是坏消息:数据显示,甲烷的排放量明显降低,但事实上是自然释放量的减少掩饰了人类释放量的增加;还有就是永久性冻结带的融化。

 

气候变化——难以忽视的真相

2006年的坏新闻是全球温室气体释放量还在持续增加,确凿的事实表明,北美洲格陵兰和南极洲的冰川正在消失。但有迹象显示,美国关于气候变化的观点有变化的趋势。在电影《难以忽视的真相》中,美国前副总统艾尔·戈尔的出现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美国最高法院就一项史无前例的诉讼举行听证会,该诉讼要求美国环境保护署规定汽车尾气排放规则,现在还没有结论;即使经济学家也开始关注气候变化的严重性,美国首席经济学家Nicholas Stern关于全球变暖对世界金融冲击的报告引起了全球人士的关注。

 

遗传的复杂性

2006年,遗传研究提出了几个令人惊讶的结果:人类基因组图谱揭示出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远远大于以前的想象,而且遗传机制不同于教科书中的描述。对小鼠和植物的研究显示,遗传不仅仅只通过DNA。科学家们正在解开DNA和基因的共同作用机制。

 

医护人员受审

2006年,在利比亚的法庭展开了一场战斗,5位保加利亚护士和1位巴勒斯坦医生面临沉重压力,他们被指控蓄意让儿童感染上艾滋病病毒(HIV)。科学家提供证明指出这个医疗团队无罪,他们的证据显示,在被告于1998年开始到这家医院工作之前,这种疾病已经暴发,原因可能是医院糟糕的卫生条件。但今年12月,利比亚法庭仍然判这个医疗小组死刑,医疗小组还有一次机会向最高法院上诉,到《自然》发表这篇文章为止,还不知道结果如何。

 

部分人士认为这一事件暴露出政府拒绝承认卫生问题,比如医院中针头的重复使用。这个案件不仅让医疗队成员的生命危在旦夕,事实上也表明成千上万在非洲医院的儿童仍然有感染的危险。

 

寻找干细胞

2006年,美国总统布什否决了向研究人员开放更多干细胞系的提案,与此同时,欧盟投票通过了在一定限制条件下资助部分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议案。在干细胞研究问题的伦理和宗教方面的争论越演越烈,但在不破坏胚胎的情况下提取胚胎干细胞的研究仍有进展。

 

核试验全球瞩目

朝鲜对导弹和核装置的试验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虽然这两项试验的规模小于平均值,但世界各地的政治家们决心阻止这个国家的核发展。尽管朝鲜的报告显示设备老化和原材料短缺,但国际间的对话还没有达成一致性意见。

 

俄罗斯隐士拒绝奖励

俄罗斯隐士般的数学家佩雷尔曼拒绝接受2006年度国际数学家大会颁发的菲尔茨奖和1.3万美元的奖金,这可能是发生在2006年最奇特的事件。美国克莱研究所为庞加莱猜想的解决提供了100万美元的奖金,如果佩雷尔曼证明了庞加莱猜想,那么他似乎应该获得这100万美元的奖金,但有迹象显示他可能会拒绝。

(转自《科学时报》,王丹红)